中国新闻周刊:美中战略竞争与“冷战”教训

美中两个大国间的战略竞争,对国际组织构成了严峻的挑战,它们现在面临着成为这两个大国马前卒的风险。对于推动亟待加强的国际合作,多边机构能否继续发挥作用,目前仍需观察。
  为了获取资源、占领市场和争夺技术主导地位,美中双方已经用原始的实力发挥取代了全球商定的规则,并展开激烈的竞争。从更广义的层面看,双方也是为了主导游戏规则。
  国际组织因大国竞争而面临边缘化的风险,并非史上头一遭。1944年,世界银行成立后,很快就在欧洲重建过程中遭到搁置。冷战的到来,加剧了欧洲范围内的战略竞争,促使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寻求更为直接的参与方式。在这样的情况下,世界银行被迫降格,并另辟蹊径:向贫困国家提供贷款。
  不过,美中目前的这种战略竞争关系在很多方面都不同于“冷战”。首先,美中两国在经济上的相互依存程度远超冷战时期的美国和苏联。此外, “确保相互摧毁”机制衍生出一种独特的相互依存关系,从而让双方在激烈竞争的同时也在核武器控制领域展开合作。
  事实证明,冷战时期的一个教训在今天可能至关重要:像美国总统尼克松和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于1972年签署的一些宽泛的条约,并不像一些更具体的条约那样效果明显,比如1955年赋予奥地利中立地位的奥地利《国家条约》,以及1962年签署的确定老挝中立地位的相关条约。
  同样,在应对一些具体威胁时,正式的多边条约和机构收效甚好。例如1971年的柏林《四方协定》、1972年的《反弹道导弹条约》、限制战略武器谈判和《美苏防止海上事故协定》等。所有这些,都曾遭到过强烈质疑,但它们都在管理竞争关系方面发挥了作用。
  就美中冲突而言,挑战在于如何不让贸易战升级,以免对其他国家产生破坏性后果。不幸的是,目前的一些规则体系已经被侵蚀了。因为特朗普政府拒绝任命任何人来管理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该组织的纠纷解决机制正在陷入瘫痪。
  其他多边机构也需要重新考量其战略。无论大国间是如何相互“叫阵”,当今世界迫切需要相关机制来促进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跨境基础设施以及新技术监管等诸多问题上的合作。国际组织应像过去一样充当规则议定的中立调停人,在敦促任何单个国家减少作弊或采取单边、零和行动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中国、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在广泛的领域均拥有共同利益,为了促成合作以实现共同目标,国际组织需要进行革新。例如,世界银行可以运用新的手段,来应对区域和全球挑战,而不是仅仅专注于为单一国家提供贷款。一味为穷国提供贷款的方式,加剧了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捐助方之间的分歧。与其这样,世界银行不如去发现一些被忽视的领域,并确保实现全球发展方面的融资平衡。世行还需要彻底改革其治理机构,以让中美两国都拥有相应的影响力和所有权。
  为防范新的战略竞争升级,美中两国及其他国家都不应试图构建新的“大包大揽”的规则,而应仿效冷战时期去达成一些狭义、有针对性的具体协定。世贸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多边机构,可以在促成此类协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但前提是它们各自的领导层足够大胆,并足够有创造性,并且还能征得各自成员政府的允准。
  (作者系牛津大学布拉瓦尼克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兼全球经济治理项目研究主任 恩盖尔·伍兹)

Author: admin